推荐资讯

一个丝银月高悬两只虎头怪也不是等闲之辈

发布时间:2018-07-29 08:59 浏览:
蒲垣市已经被变异妖兽围困半个月了,防御法阵在妖兽的攻击之下已遍布裂痕,那防护罩的光华已然变的暗淡无光。
 
    城墙之上,趁着妖兽攻击的间隙,一个个机甲战士倚靠在墙边休息着。眼神随着一道道未熄灭的硝烟升腾飘摇,空洞洞的望着天空。
 
    身边的战友一个个的减少,而等待的救援却一直杳无音信,他们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。或许下一刻,他们也将倒在血与火中。没有希望的等待,是最为磨人的。而为了守护家园而点燃的斗志,却又是他们在无望之中毅然坚持下来的动力。
 
    城墙之上早已千疮百孔遍布着厮杀的伤痕,而最北边的一截城墙几乎坍塌了大半。城墙之外则是越聚越多的变异妖兽,它们就好像无穷无尽一般,杀不尽灭不完,给人以绝望。
 
    一道巨大的身影划破长空,在内城之上留下一大片阴影。所有守卫的战士,都惊恐的望着这巨大阴影在云雾之中窜梭着。
 
    双翼抖动之间将身间的云雾震散,露出小山一般的身体,赫然是一只巨大的西方三头魔龙,向着内城俯冲而来。
 
    “防御”
 
    惊醒的指挥官立刻大叫着,无数的机甲战士,连忙操控着镭射炮,朝那俯冲下来的三头魔龙轰击而去。
 
    一道光华流淌在黑色的鳞甲之间,携带着狂暴的冲击之力俯冲下来,将那射在身上的镭射炮毫发无伤地震散。身后的巨尾长的似一柄流星锤,接着冲击之力猛然横扫,击在本就稀薄的防御罩上。一声碎裂的声响震撼着众人的心神,防护罩被击的粉碎,内城彻底暴露在变异妖兽的攻击之下。
 
    那三头魔龙在空中一个转身,再次俯冲了下来,两只头颅大张露着锋利的獠牙,一口喷吐炙热的烈焰,一口喷吐冰冷的严寒。
 
    一边是烈焰焚身,一边是严寒刺骨,许多躲闪不及的战士或是被化成铁水熔岩,或是被冻成座座冰雕。双翼擦过内城的结界塔,将其整个拦腰截断。半截塔身坠落
 
    而下,将周围的房屋砸在其中,烟尘四起弥漫之间,无数人群惊慌的逃散而出。
 
    ”开炮“
 
    一道巨大镭射光线刺穿长空,自三头魔龙的左翼之上洞穿而过,一声悲鸣三头魔龙快速的逃离而去。接着又是一道巨大雷光线向着它冲刺而去,可是它却早有准备,一个转身避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该死”,操控巨大镭射跑的五级机甲战士气愤的大叫。
 
    这巨大的镭射炮威力虽然巨大,但是极其耗费能量,而且充能准备时间较长。内城之中的能源只能够发射三炮,是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才能动用的底牌。初时趁其不备侥幸击中,以为能将它射杀在这里,只是没想到还是被它跑了。
 
    三头魔龙缓缓在落下,左翼之下被镭射炮打伤的地方,破碎着一个巨大的孔洞,周围则是一圈圈的焦黑。身间流光涌动在缓慢的恢复着,如果其他幽冥人员看到,不免一阵的耻笑。一声愤怒的咆哮,围困在四方的变异妖兽,再次如同海水长潮一般冲击向着内城冲击而来。
 
    “战斗”“战斗”
 
    警报的信号在整个内城上空响起,整座城池都陷入了危险之中。一道道妖兽的攻击,飞跃城墙直接击在内城群众躲避的庇护所之中,一座座房屋坍塌崩坏,硝烟与尘埃弥漫四起。
 
    血与火霎时在内城之中弥漫开来,到处充满着痛苦的哀嚎之声,慌乱的人们无助的四处的逃窜着。
 
    轰隆声响之中,一段段的城墙坍塌炸碎,妖兽大军决堤般的涌来了进来。机甲战士与变异妖兽大军陷入了近身肉搏之中,一时间血骨横飞,生命被死亡的镰刀一波波的收割着。
 
    一个小女孩无助的站在街道的中央惊慌无助的痛哭着,不远处就是即将冲来的妖兽,周围都是没命逃窜的人群,那里还有人顾的上她呢。
 
    口水顺着血盆大口滴落下来,一头妖兽向着那小女孩就扑了过来,锋利的牙齿眼见就要刺入她的身体之中。一道雷光闪现,那头妖兽被一
 
    脚踹飞起来。
 
    而一旁正在撕咬尸体的妖兽都向着这里望了过来,木流云蓦然望了过去,那尸体已被撕咬的不成样子了,而且被紧紧护在怀中的襁褓,也只剩下一片血迹。
 
    强按着心中的愤怒,将手中的小女孩交给一起前来救援的一名机甲战士,转而冷冷的望向那群妖兽,沉重的压迫感令他们一时不敢冲来。
 
    “出来吧——雷甲”
 
    虚空之中一道雷电劈落,万千雷芒绕在身间,化作一块块金色的甲胄覆盖全身。
 
    “雷影”
 
    雷芒闪动之间,身影已经出现变异妖兽的身间,金锏力劈横斩上挑下次,雷影闪烁之间,妖兽来不及逃窜便一个个被震成团团血雾,在空中炸裂开来。
 
    离去的机甲战士望了一眼,处于雷影之中的木流云,暗叹的道,“这就是神甲战士的威力么,一怒之间血洗千里?”
 
    一道神识向着脑海之中的神鹿说道,“五彩神鹿,如果能听到我的召唤,就给我力量~!”
 
    现在的他仅恢复了一半不到,只是听到内城之中的骚乱声响,强行破开滋养的灵液罐冲了出来。而神晶之上更是还密布着细小的裂痕,战力恐怕连三成都使不出来,如果没有五彩神鹿的守护,恐怕根本坚持不了多久。
 
    五彩神鹿似是听到他的召唤,原本盘卧着的身体站了起来,身间一幅五彩神轮运转散发出道道五彩神芒。跳动了几天,闪烁的身影便来到了神晶之内,五彩神芒如一轮五彩皓月一般将神晶守护其中。
 
    木流云也不知道能否唤动这尊大神,只是努力的试着,没想到真的成了。双眼之中各自浮现一轮五彩,金光炸裂之间将向着前方的妖兽群中袭杀过去。雷海在身间炸裂开来,似同沸腾的金色海洋,将街道之上黑压压的妖兽席卷其中。
 
    雷光散尽只剩下片片飞灰四散,似一道战神站在街道中央,远处的妖兽再不敢上前一步,当真是一夫当归万夫莫开。
 
    (本章完)
 
 第一百四十八章 虎头怪
 
    内城之中到处都在发生着激烈的战斗,各处都是厮杀之声兽吼之音,血与骨遍洒在大地之上,泪与痛埋葬在泥土之中。
 
    一座座房屋倒塌在火光之中,一声声痛苦的呐喊撕心裂肺的回荡在耳畔。硝烟四起,今天注定是蒲垣的一场劫难。尘埃弥漫,多少骨肉分离亲人逝去。
 
    四道黑影向着木流云袭压而来,带着滔天的腥风荡起满地的血雨飞溅。人身虎首,六臂四踢,偏偏身后还拖着一条鳄鱼般的尾巴。
 
    狂啸之间已向着木流云扑杀而来,木流云双锏之上雷芒暴起迎着冲击上去。利爪之上燃起厚重的青幽妖气,与金锏撞击在一起,青金之光炸裂其间。
 
    眨眼之间,已经与这四道虎头怪各碰了一招,心中暗道不妙,“四级巅峰妖兽,而且居然一下来四只。怪不得它们四个好不畏惧的冲了过来,即便一个五级机甲战士也不好对付它们。”
 
    一到这步田地了,还有什么好隐藏的!
 
    “天地人三才金刚盾”金庚之气弥漫凝聚之间,三面盾牌浮现在身间,守护在左右。木流云这神甲含有两种不同的属性,雷为攻金为守,原来一时实力不够不能同时施展,二是李导师让他刻意隐藏,先以雷术为主,免的同时修炼起来反而都练不家。经过积雷山数月的苦修,这金庚之力总算也基本冲了上来。
 
    “雷影”
 
    雷芒闪烁之间,人影已经冲到一只虎头怪身前,金锏瞬间接连攻出数招。那虎头怪虽然身体笨重,但是身体反应却丝毫不慢,居然接连的挡了下来。可还是被木流云一脚踹飞而起,撞到一旁的房屋之中。
 
    而这时身后的三只虎头怪也杀袭而来,只觉的眼前身影一闪已消失不见。惊异之间,突然感到身后一阵的发凉。两柄金锏舞动的如同梅花飘雪一般,到处的雷翦之影似一口大钟将其三人罩在其中。
 
    金光闪耀之间,一只虎头怪被击飞而起砸在一座房屋之中。可是就这一瞬之间,一只虎头怪已然扑了上来,双爪向他拍击而来。
 
    身间金盾流转正好挡在那虎抓之前,但是强大的力量还是将木流云震出数丈之远。双腿在地上划出一道深达半米的沟壑,才勉强的稳住身形。
 
    一股凶狠之意在心中犹然升起,一脚踏在大地之上,向着那冲击而来的两只虎头怪迎了上去。他不能退缩,这虎头怪的速度敏捷不再他之下,在加上这强大的力量,如果没有自己的牵制,不知道有多少机甲战士会死在他们的手上。不管能不能打赢,先打了再说。
 
    “双流雷暴斩”“虎啸”
 
    两团雷光在双锏之上暴起,一个朝阳初生,一个丝银月高悬。两只虎头怪也不是等闲之辈,虎口大涨一道道音波震动着空气呼啸而来,砂石被震的飞起翻滚着冲击而来。
 
    一个有质无形,一个亮若星火,雷电之球与冲击音波撞击在一起,四周的一切霎时被震的粉碎。
 
    “给我破”
 
    木流云再次冲起,眼前双锏强硬的破开音波击打而来,两只妖兽脸上都露出惊恐的表情。木流云这刻全然不顾自身的防护,将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在“双流雷暴斩“之上,而周身的防护则交给护身的三面金盾。
 
    音波震荡在金盾之上“嗡嗡”作响,一丝丝裂纹浮现而去,可是遍布裂纹的金盾就是不碎,将一切的进攻都抵挡了下来。这金盾的防御力真是惊人,怪不得金圣能硬抗狼王数次硬击。
 
    一切都在眨眼之间,木流云此时双锏已然向着两只虎头怪的头顶之上砸去,即便是四级巅峰妖兽的它们,硬吃了这一击不死也的残废。
 
    又是两道音波冲击而来,四道音波合在一起,早已布满裂纹的金盾瞬间破碎,木流云如同狂风中飘零的落叶,被震飞而起远远砸落在一根石柱之上。
 
    轰然间,身后的石柱承受不住巨大的冲击之力,震的碎裂坍塌下来,无数碎石连带着木流云埋入其中。
 
    四只虎头怪已然诞生了神智,相望一眼显示心中的疑虑,“受了四
 
    人合力一击,这小子应该已经挂了吧。”但是分明从对方眼中看到不确信,一同向坍塌的石柱那里走去。
 
    一道惊雷划破苍穹,碎石飞溅而起,一道金色的身影滕然跃起。“雷矛”一声大喝,四柄金色的雷电之矛向着四只虎头怪飞刺而来。
 
    眼望这那雷电化形的长矛,四只虎头怪心中霎时不安的慌乱起来,一种死亡之感遍布全身,多年厮杀的本能感觉,这长矛是真的能杀死自己。
 
    一声狂暴呼啸,避无可避的它们,将全身的力量聚集在双臂,青幽之气化作一面盾牌挡在长矛之前。
 
    青幽的盾牌炸裂,三道身影倒飞而起,全身缠绕着电芒,已然身后重伤可是好在活了下来。而仍留在原地的那只虎头怪,愣愣的看了眼胸口的大洞,已然明了自己的命运。
 
    望着另外三只虎头怪,一声痛苦悲鸣,似是再提示着它们什么。一道电光在身体之中亮起,闪耀之间整个虎躯被炸的粉碎。
 
    三只虎头怪眼望此景,也同时的悲鸣起来,一只只虎抓摩擦在大地之上,留下道道抓痕。
 
    而此时的木流云除了浑身的电芒之外,其神甲之内还隐隐透露着五彩之光,一层朦胧的氤氲弥漫其中,隐含着一股淡淡的圣者之气。
 
    圣者与凡人之间存在着巨大鸿沟,不是简单靠人数就能填平的。你可能越级反杀强者,但是想要屠圣却是万万不能。圣人之下皆为蝼蚁,乃是一种碾压一切的力量。即便是这淡淡圣者之气,也不是它们所能抗衡的。
 
    可是兄弟已经战亡,昔日一同回归故乡的誓言,却无法实现了。退,它们早已无路可退,既然已踏入这战场之上,命运便已经注定。要么杀死对方,要么战死其中。
 
    一声声痛苦的低吼,血煞之气自体内升腾而出,全身刹那间化作猩红,身体不觉之间又长大了一倍不止。
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