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一道道护盾浮现在他们四人的身间又在光华之中炸的粉碎

发布时间:2018-07-29 09:04 浏览:
 
    “噗~!”九道血雷之光眨眼而至,九名机甲战士还没明白眼前的是什么,头颅已经飞了起来,耳边是呼呼的风响。震惊的眼神,望着属于自己的一具无头尸体无力的倒了下去。
 
    “我杀了你!”望着战友的头颅跌落在身旁,一股愤怒之火自心中腾起,将一切的恐惧害怕驱散,咆哮着冲了上去。
 
    九柄飞轮围绕在身间,瞬间又向四周分开,一个个舞动短刃冲来的机甲战士,还未来到身前便被拦腰斩断。一道道血光飞溅,一明明的机甲战士裂成两半,明知道毫无意义,却仍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的冲了上去。
 
    “蠢货~!”低骂一声,天夭星雷子驾驭着飞轮,收割着一个个平凡的生命。这是一场杀戮的盛宴,血与火在今天注定侵染大地。
 
    又一道黑袍之影从天而降,一只小房子般的黑铁拳头砸落下来,巨大冲击波向着四周蔓延,周围的机甲战士来不及反应便被震成一团团的血雾飞散。空气之中霎时弥漫着浓烈的血腥之气,红色的血雾随着气波飘散。
 
    “八煞皇之一,幽冥第四煞,天牢星雄霸”,如同野兽的咆哮,那人自语的说道,震耳发聩。
 
    而在他的肩上,一道身影飞跃而下,冲破飘荡的血雾一闪而逝,只有两柄鸳鸯钺亮起两道寒芒。一道如有如无的影子穿梭在机甲战士身间,看不清人影来不及抵挡,喉间一道血箭喷射而出。
 
    一圈圈的机甲战士,在不可置信的情况下捂着脖子痛苦的跪倒了下去,那道身影才显露了出来,“幽冥第十五煞,天罪星影魅”。
 
    打了一个响指,机甲战士喉间的伤口,立刻爆裂开来,血雨飞溅四起,将天罪星染的血红。“这样你们也不会太痛苦了~!当然也彻底没救了。”一个个的机甲战士栽倒了下去。
 
    “你们~!”望着一个个战友在眼前到在血泊之中,剩下的机甲战士一个个双拳紧握,双眼血红的盯着他们恨不得食其血肉。可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也不得不强压着心中的愤怒。
 
    “守卫阵型,镭射炮再次射击~!”
 
    最为战队的指挥官,不管任何时候,自己都不能慌乱。眼前的这些人一个个都死从地狱爬出的厉鬼恶魔一般,再让战士冲上前去等于毫无意义的送死。
 
    “稳住,稳住”在心中一边边的告诫着自己。
 
    镭射炮在此倾射而出,一道风暴席卷而起,黄沙似一道避障将众人的视线遮掩其中。一道黑色的裂缝破开虚空,无数的镰刀锁链从其中飞舞而出。似蛇群一般游动在机甲战士周身,一道寒光起一片血雾现。
 
    无数道锁链便是无数道噬人的死神镰刀,在机甲战士身间穿梭飞腾,一个个的机甲战士四分五裂,一团团血雾飞溅,漫天的黄沙被然的血红。
 
    已然发现黄沙有异,一名五级机甲战士指挥官挥动着短刃冲了进去,瞬间也悄无声息。守卫的机甲战士瞬间就消失了一大半的人,剩下的也在恐惧之中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即将被这风暴淹没。
 
    他们不是不想退,而是已经无路可退。身后就是要守护的家人,自己退了他们又该怎么办。
 
    就在这时一团天火自空中砸落下来,一柄流凤镋击在黄沙风暴之上,瞬间便将那肆虐的风暴震散。
 
    风沙散尽,五级机甲战士那高大的半跪在那里,一柄短刃已然断裂两半,数道镰刀锁链自胸口穿过。而陷入其中的其他低等级的机甲战士,则全部残肢断臂的倒在血泊之中,眼见坚持就是一片杀戮的修罗之场。
 
    勉强用尽全力挥动断刃,一道刀风将四周的黑袍之人逼退,大声吼道,”走~!“
 
    肩上的镭射炮中,一点点的星光亮起,两道镭射光炮轰击而出。而眼前的黑袍之人早已闪向一旁,这一切都是徒劳。再次大吼道,“走~!”
 
    赵浩辰一咬牙,带着剩下机甲战士向后方撤离而去。
 
    黑袍之影每每想要越过五级战士追过去,都会被一道道镭射光炮挡了下来。而那些只有还有一口气在的机甲战士都爬到了他的身边,两两的相互搀扶着,用最后的力量坚持着。
 
    望着已经离去的战友,他们轻然一笑,而四道黑袍之影已经冲到了身前,耳畔传来呼呼的北风之声,红梅在白雪之上悠然绽放。
 
    “不对,快回来~!”为首之人突然感到不妙,连忙提醒的说道,“定时自爆~!”
 
    一团团光华升起,只到一团巨大的光华将一切都淹没其中,一道光柱冲天而起直破云霄之中。赵浩辰等人望着那熠熠升起的火球,庄严的行礼,目送曽经的战友离去!
 
    而在光华之中,除了幽姬可遁入虚空中快速逃遁,其他四人都在没命的跑着,一团团的光华自地下升起,强烈的危机感在他们心中涌起。
 
    为首的黑袍之人,双眼之中六眸旋转,一道道护盾浮现在他们四人的身间,又在光华之中炸的粉碎。
 
    “他奶奶的,原来这群疯子,早在这地下埋好了炸弹,静等着他们上门~!”天暴星沙仓暗自咒骂的说道,也就是一开始他们就是为了吸引自己这一群人来到这里,好在不备之时引爆。如果不是老大感受到了危机,恐怕几人都将陨落在这里。
 
    可是即便如此,一团团的爆炸之中,如果没有老大的护卫,恐怕四人也无法安然的冲出来。一道光柱直接从地下破裂冲去,向着四周蔓延过来,死亡的阴影将他们都笼罩其中。
 
    那为首的黑袍之人,一道身影分成四道,分别闪现在四人之间,虚空在眼前扭曲变形,带着四人消失在光柱之中。
 
    大地在这一刻撕裂,天空在这刻崩塌,众人都感受着死亡之光的咆哮~!
 
 第一百五十章 差距
 
 
    木流云心情复杂的看了她一眼,电光闪烁之间又向着其他四三人冲了过去。手捏雷神法印,电闪雷鸣之间,四道雷影分身踏着滚滚惊雷向着四人袭杀过去。
 
    一瞬之间,雷影同四人各自对攻数招,雷影爆裂而起将四人震的后退数丈,将陷入危机之中的机甲战士解救了出来。
 
    并不是木流云战斗力陡然提升,而是相抗的天暴星沙仓,天暗星暗魅,天牢星雄霸都有心相让,对招之际多有顾忌。而天夭星雷子则突然被木流云自背后杀来,承受着最大的伤害而不得不退。
 
    “你们退下~!”为首的黑袍人命令五人退下,一步踏入虚空之中,再出现之时已然来到木流云的身旁。
 
    “极限雷暴”一团雷电之球在木流云身间腾起,金锏横扫而出向着为首的黑袍之人全力击出。淡然一笑,一手缓缓展开挡在身前,金锏顿时被一股的奇异的力量束缚,停顿在半空之中在无法前进一分。
 
    木流云神力运转全身电芒逆天冲天,雷暴之球将周围的一切席卷其中,可是那金锏却无法动弹半分。一副五彩神轮在身后浮现,氤氲圣辉弥漫其中,那强大的禁锢之力轰然崩碎,金锏发出雷鸣之响横扫而去。
 
    一道雷光划过,周围的一座座房屋被拦腰斩断。而眼前的黑袍人却如同虚影一般,任由金锏从身体之中扫过。望着震惊万分的木流云翩然而退,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。
 
    黑色的斗笠脱下,露出一张刚毅冷峻的面孔,双眼之中六点彩色的眸子点缀其中,组合着各式的图案。这一刹那,仿佛整个心神都被一股妖异的力量陷入其中,深邃神秘彷如无尽的夜空。
 
    “十六弟,好久不见~!”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