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一道道巨大的血光冲天而起将整个结界塔都包裹其中

发布时间:2018-07-29 08:06 浏览:
顺着那刺入的短刃,一只独臂破入对方机甲之中,单手已抓已将那机甲的控制系统破坏,钳着自己的的双臂瞬间松开,用力一甩将肖云洲连带着机甲甩向天空之上。
 
    一团光华犹如烈日横空,众人只觉的眼前先是一暗,接着一团火球滕然升起,山呼海啸一般的狂风向着四周冲击而起,又法阵加持的结界塔也跟着一震的晃动。
 
    一块块的巨石被扫飞而起,周围的死尸更是直接气化个无影无踪,而就在正中的赵浩辰,则卷卧着身体,用尽所有的力量抵御着。
 
    一团蘑菇云悄然升起,火焰与雷芒在其中交织在一起。好在众人离的较远,又在结界塔的护卫之中,如果直面这自爆一击,后果不堪设想。这就是王者机甲的最后一击么?众人都不自觉的喉间抖动。
 
    “大哥~!”“队长~!”
 
    烟云散尽,一具残破的机甲只剩下一副骨架,随风倒塌而去。而离爆炸中心不远的赵浩辰,又怎么能活的下来呢?
 
    天色越加的暗淡了下来,如同众人心中的希望一般。他们还能坚持多久?蒲垣市还能坚持多久?或许如同这日落的夜色一般,大地将陷入黑暗之中,而那些未来的及逃离的民众恐怕在劫难逃。
 
    一道黑色的气流在空中有一个点逐渐的变大,一道身影从中走了出来,疯狂的笑声在整个荒原之上回荡开来。
 
    “肖-云-洲!”
 
    只见他全身的皮肤此刻已变的暗红,这那里还是人类的皮肤分明是动物的皮革。痛苦的呻吟声中,一双巨大的尖角自头上钻了出来,体形在一点点的变大,一双暗红的肉翼在背后抖动间,带起阵阵的腥风四散。
 
    轻蔑的望向结界塔中的机甲战士,邪笑的说道,“这力量,这感觉真好!而你们将有幸成为我得到神躯之后的首批祭品。”
 
    肉翼煽动之间,已化作一道红色光影向着结界塔中冲了过来。“砰”的一声,它便被结界塔的法阵弹飞出去,而结界塔也是一阵的晃动,法阵之上遍布裂痕,这样的攻击已经撑不了几下。
 
    远处的肖云洲晃了晃有些晕乎乎的脑袋,“忘了,现在是恶魔之体,已进不了这结界塔了。那么就毁灭他吧!“
 
    而这时守护的机甲战士也被惊醒了过来,无数的镭射炮光芒四起,向着他同时轰杀而去。一团团光爆在他的身上炸开,在空中腾起阵阵的光团,一道身影被炸飞而起。
 
    众人面面相觑,心中一时都没有底,“应给已经死了吧,毕竟这么多镭射炮一起进攻,即便王级的机甲也挡不住啊!”
 
    “桀桀~!这幅身体果然强大。”红影闪现之间,肖云洲又飞了回来,残破的身体只剩下不到原来的三分之一,到处充满着被镭射炮击穿的大洞。
 
    可是那残破的身体,却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快速的复原着。“可惜啊,趁着我还没有熟悉着具身体的时候,你们的攻击力再强上那么一丝丝,我肯能真的就完蛋了。“
 
    ”不过,现在该我了”
 
    单手举起,一团暗红的血玉球在他的手掌之间聚集着,越聚越多仿似一座山峰一般。
 
    “开火”镭射炮再次喷射而出,可是在他光影晃动之间,众人再没法锁定他的身影,偶尔几击命中,也造不成
 
    丝毫的伤害。
 
    “去吧,死亡之球”
 
    随着他的手掌挥动,如同山峰一般的血玉之球向着集结塔砸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攻击那球”
 
    众人此刻已然明白根本无法锁定肖云洲,都朝着那血玉之球攻去。可是血玉之球好似吞噬一切的怪兽一般,将所有的攻击都吸入其中。片刻之间,已经砸在结界塔之上。
 
    “蠢货,血玉球能吸收普通攻击~!”
 
    血红的死亡之光,与集结的塔的法阵之光撞击在一起。血玉之球爆裂开来,一道道巨大的血光冲天而起,将整个结界塔都包裹其中。
 
    结界塔法阵光华大涨,将那漫天的血光震的粉碎,总算将这一击挡了下来。不过自身也龟裂了开来,受的光辉也随之散去。
 
    “哦~!”这一击居然被挡下来了,肖云洲也颇感意外。“不过没关系,一击不行就再来一击。”又一颗血玉之球浮现而出,暗红的死亡之光仿似映照着众人的身影,向着众人袭压而来。甲战士在此刻好不畏惧的顶了上去,各色光华连接在一起,组成一面光华之墙挡在众人面前。而等级较高的机甲战士也手拉着手,将普通的机甲战士挡在身后,这死亡一击之下,他们或许还有希望活下去,而这身后的普通机甲战士却一点机会都没有。
 
    一直享受国家资源的他们现在是付出的时刻了,每人在来临的那一刻都好不畏惧的顶了上去,为了心中的信念拼死一战。
 
    神甲的威力在这一刻也闪现而出,各种禁术极尽神华,全力应对着这一击,即便刹那光华便是身死,也要亮出最繁华的烟火。
 
    就在这时,大地一阵的抖动,一道流炎火光冲天而起,眨眼间便挡在血玉之球。众人都震惊的望着这道人影,这顶上去的人又是谁?
 
    火红的神甲燃起腾腾烈焰,一柄流凤樘上道道流炎飞溅四起,悠然放大似擎天神柱一般,将那血玉球挑飞而起,在高空之中炸裂开来。
 
    甲面退去,露出一张令众人震惊的脸来。
 
    “大哥”“队长”
 
    “赵浩辰”
 
    肖云洲不可思议的看着他,“怎么会,你怎么会没死,还得到神甲的传承?”
相关阅读